新思維

  • 聯絡我們
  • 26.2C 79%
  • 列 印
  • 聯 絡 我 們
  • 加 入 書 籤
  • 分 享

新聞

青年創業綁手綁腳

2016-01-27

新思維秘書長  黃俊瑯

 

在近兩天筆者讀了兩宗關於創業的報道。第一宗是一位青年參與了某機構舉辦的「一蚊創業計劃」,在過五關斬六將的情況下獲得一個「一蚊租舖」的機會,能以港幣1元的租金租下佐敦上海街一個面積約700方呎的地舖,實現夢想經營食肆。可惜,業主和青年就裝修等問題起了爭執,業主「封舖換鎖」,而主辦機構協調不果,最終計劃「爛尾」收場;第二宗是另一位青年在觀塘開辦了工廈一個1,700方呎單位,開設吊床卧室,概念是讓上班族能在午間時小睡補眠。但政府牌照事務處指其「讓人睡覺」是涉嫌無牌經營旅館,觸犯《旅館業條例》。

 

由於筆者同樣是正默默努力創業的一分子,所以在平日讀報時特別會留意有關年輕創業者及政府對創新科技和創業的新聞。在過去一星期,關於這個議題的新聞尤其多,先不提創科局長的「你見過未?我見過,我真係見過」論,筆者想藉以上兩個故事,從創業實況和政府政策兩個層面分享對香港青年在港創業的想法。

 

創業計劃,能從實際情況幫助創業者嗎?

 

在上述筆者提及的第一宗報道中,創業計劃的原意正正是希望透過社會資源協助青年實踐創業理想。但當計劃出現問題,首當其衝一定是影響資源緊絀的創業者,加上保障不足,「揸莊權」在業主手,所以出現創業者在未協調下「硬蝕」的情況。

 

可能很多人會說以上是個別例子,但相信部份曾創業或正在創業的年輕人都有曾參加創業計劃的經驗,一些機構例如數碼港和科學園會定期推出不同的微型基金以協助青年創業;然而,筆者認為計劃未必有效推進青年創業事務。

 

以數碼港微型創業基金為例。其目的旨在「向具備高發展潛力的資訊及通訊創意或商業概念項目提供現金資助,以鼓勵及發掘創新思維」,成功申請者可於6個月內發總額港幣10萬元現金資助。但是,其發放資助的規例非常特別,10萬元的基金在半年內分為3次發放,第一次為「成功申請人士同意並簽署協議書後,將會獲得港幣$10,000撥款」;第二次為「成功申請人士提交的中期報告獲數碼港企業發展中心高級經理審批後,將會獲得港幣$45,000撥款」;第三次為「成功申請人士完成項目,而提交的期末報告獲數碼港企業發展中心高級經理審批後,將會獲得其餘的港幣$45,000撥款」。

 

問題來了,在成功遞交一份頗長的申請表後,再經歷一次面試,到成功申請基金作實踐,其實該參加者只能先獲得十分一的資助。在其後3個月,參加者要在不斷研發、撰寫中期報告和「先出資金」的情況下,經審批才能獲取第二筆總值4.5萬的資助;再利用多3個月,撰寫終期報告,經審批才能再獲取第三筆4.5萬的資助。例子可見,其實部份創業計劃並無從實際角度去了解創業者的實際情況,以致資源不能有效幫助年輕創業者。所以,正因為申請過程繁複、基金金額不足等原因,令大部份的創業者未曾申請過政府或其他機構的創業基金。

 

政府政策,能大膽追上科技潮流嗎?

 

政府政策必定是其中一個影響整體社會創業氣氛的因素。同時,似乎政府的政策思維仍然保守,不願意大膽追上科技潮流。以UBER事件為例,政府一直以來只是從「現行法律制度」來處理這個「創新科技」問題。無可否認現時這些科技有機會與舊有制度有所牴觸,但如果這類型科技在對社會有正面幫助,提升社會生活質素的大前提下,我們是否應該開始討論如何接納和容許更多的創新概念應用於社會?而非口講「大力支持創新科技」,但同時自打嘴巴,不願接受全球化和新科技的衝擊。

 

因此,政府在檢討現行政策和制訂未來方向時,必須把創新科技列入其中一個考量點,否則只會令更多UBER事件出現,不利整體創新發展。

 

香港是一個有條件和人才的地方讓年輕人創業?

 

筆者畢業1年,放棄國際企業訓練生的機會而創業,是因為看見香港創業的優勢。首先,香港是一個精英雲集的地方。筆者正在開展的項目是創立潮流網上購物平台,以創業者的角度,香港不乏人才,例如筆者團隊中有專業程式員、網頁設計師、擅長銷售策略的青年等,總能建立一個具實力的青年團隊,可見香港不乏「肯做肯搏」的創業人才;再者,除了人才外,還有不少機會讓創業者以努力向投資人展示其概念和發展方向;加上,以香港的地理位置和國際地位,創業者相對大機會可拓展其業務到不同國際和國內地區。可見,香港的確是一個具優勢的創業地方。

 

但是,政府除了以高調姿態推展創業和創新科技,其更需要留意以下三點:一,協調不同機構,從實際情況去了解創業者現實遇見的問題;二,政策因時制宜,洞悉創新科技對社會和創業環境的好處,列入制訂政策的考量點;三,以政策為本,為創業者開拓海內外市場。如政府嘗試從以上幾個方向出發,相信更能有效推展青年創業和創新科技政策。

 

總結:如不想只「守成」,請政府實際行動

 

筆者想創業成功,除了因為如其他創業朋友一樣實踐理想外,更重要的是帶動整體社會進步,提升社會生活質素。現時香港的創新科技政策流於「守成」階段,如要拓展優勢,政府必須從根本做起,以帶動整體社會創新氣氛。

行啦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