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

  • 聯絡我們
  • 16.8C 71%
  • 列 印
  • 聯 絡 我 們
  • 加 入 書 籤
  • 分 享

新聞

【黃俊瑯.評旺角衝突】譴責「暴力」之後,還有什麼?

2016-02-12

新思維秘書長    黃俊瑯
 

與其不斷指摘年輕人,不如政府成立一個中立具權威性的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為其下一個官方認定的問題原因,可能是制度問題,可能是向上流問題,可能是民生問題,找出原因,解決問題,才是政府應做的事。

 

旺角大年初一晚的事件發展至今,在資訊泛濫的環境下,相信所有香港市民對事件定必有其個人感受。無論你認為今次的事件是「暴動」、「騷亂」、「衝突」還是「示威」,你不能否認的,就是我們要解決問題,避免下一次的事件再出現。 表明立場之後 聚焦解決問題 政府、不同政團和組織紛紛為事件下了屬於他們的定論。

 

不能否認「譴責暴力行為」、「譴責警方使用暴力」、「譴責制度暴力」、「各打五十大板」等論調,不斷出現在我們的社交網絡平台和新聞報道中,可惜,暫時未有推動解決問題的方法。

 

無可厚非,政團組織是要表態,但筆者相信實際解決問題是表態後應該做的事。所以,幾天過後,除了探討「手法是否暴力」,筆者認為社會應該將焦點放在「探討事件促成的原因」和「探討實際政策解決方法」,而非繼續埋首於「啲後生仔太激我接受唔到」、「點解要咁暴力打警察呀」。

 

效法天星加價事件 成立調查委員會研究 港英政府曾在60年代的天星小輪加價事件後,主動成立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調查和研究問題原因。及後政府發現「官民溝通」出現問題,同時青年政策未被重視。當時政府是以一個高規格調查委員會的模式去正視事件。

 

旺角事件,筆者認為政府理應透過是次機會,去全面檢視社會和青年的政策和問題。我認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青年朋友對社會有如此大的敵視和對抗,絕非今日發生的事。與其不斷指摘年輕人,不如政府成立一個中立具權威性的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為其下一個官方認定的問題原因,可能是制度問題,可能是向上流問題,可能是民生問題,找出原因,解決問題,才是政府應做的事。

 

放下左中右立場 同覓前路 政團組織除了表明立場外,同時應發揮其作用,就其渠道了解事件的「深層次問題」,和倡議解決方法讓社會討論。事件發生後大家都是在發聲明討論「暴力」、「暴力」和「暴力」,我相信各政團和組織有各自的政治力量,能為當下問題出一分力,絕不應口講「暴力」,劃清界線後又不提出解決方法。 要解決問題,筆者絕對相信要放下成見。如果大家都認為旺角事件反映社會的確出現問題,無論是制度、青年、社區問題,不如先放下所謂「建制、中間、泛民」立場,坐埋一齊,為事件搵出原因,解決問題。

行啦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