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思維

  • 聯絡我們
  • 16.8C 71%
  • 列 印
  • 聯 絡 我 們
  • 加 入 書 籤
  • 分 享

新聞

​社會撕裂誰之責?- 狄志遠

2016-04-12

大公報|A13|評論|政治遠見|狄志遠

 

​近日《十年》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獎,引來社會爭議。由於今日社會已呈撕裂局面,香港有三成人是反對政府,又有三成人支持政府,因此有什麼涉及政治議題的事情,都會引起兩方的爭論及互相攻擊。而且爭論及攻擊愈來愈利害,在大家不用付出成本的社交媒體上,謾罵多於討論,對人多於對事。問題是,這種互相攻擊及對立的局面,能解決我們的社會問題?


一直以來,香港是一個多元利益的社會,但我們總會有辦法去處理問題,大家都願意透過討論、談判方式去解決問題。過往我們都有遊行示威等社會行動,但手段是手段,最終都是要透過對話過程,將不同意見透過協商解決。最明顯的例子是民主黨在二○一○年與中央達成共識,政改方案獲得通過,令香港政制民主化可以向前一小步,也令二○一七年特首選舉進入討論議程。但可惜去年社會討論政改時,沒有再出現理性對話局面,結果政改方案被否決,政制發展原地踏步,下次何時重開政改討論,已沒有時間表。


香港大大小小的問題從來都是談判對話解決。另一例子是最低工資,在勞資雙方具大分歧下,最終也出現大家可以勉強接受的中間點。香港是一個理性務實的社會,我們的工作,就是在困難、矛盾中尋找答案。
但近兩年,我們處理問題的方法消逝。今日有一些政治力量不滿過往「泛民」的「和理非非」做法太軟弱,不接受民主化緩步進展,於是要爭取一步到位,否則就港人自決,命運自主,甚至追求香港獨立。手法是以鬥爭手段對抗中央及特區政府。而在此形勢下,傳統「泛民」已失去政治道德高地,於是被這些激進言論拖着走。今日的傳統「泛民」,在一些社會運動上,都是跟隨者,不再是領導者。


激進言論已主導香港三分一市場,特別是青年人,而「泛民」又靠邊站,形成兩極的一方。這力量足以拖累政府施政。所以今日香港的政治局面,舉步維艱。大家會問,激進路線是否帶來出路?激進路線其中一個重要觀點是「去中國化」及排除中央在香港事務上有任何角色。這基本上是迷失方向,既不認同國家及中央管治,但又無能為力,那麼這些只是一種反對政府的聲音,而不是解決問題的力量。


激進人士時常掛在嘴邊的政治立場,就是「梁振英下台」。如果梁振英明天下台,香港的問題就能解決?還是問題變得更複雜? 「梁振英下台」只是政治口號,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案。但這些言論是有市場的,所以大家樂意善用。
話說回來,香港出現三成人反政府,有其社會因素,這是管治者需要明白及處理的。香港激進力量的崛起,是多年來政府沒有好好與市民溝通,市民對政府有疏離感,當有一些反對的言論,市民較傾向站於政府對立面,因為政府在一些社會問題上,沒有做好與市民溝通對話。後來激進力量成形,對話變成對抗,再沒有互相溝通的空間。特區政府在爭取民心方面,真的要多下苦功。回歸前,民政事務署的民間溝通工作是做得成功的。


另外一個核心問題是香港政制民主化。民主發展是全香港市民的期望。一日不能達成共識,一日社會撕裂問題都不能解決。如果未來拖延政改,對解決問題絕無幫助,最少都要有個政改時間表,使我們感覺政府是有誠意去推動香港民主發展。這是可以爭取大部分香港人心的。

行啦喂